首页 > 专家访谈 > 徐升国:元宇宙时代的阅读与出版

徐升国:元宇宙时代的阅读与出版
来源:科技与出版      2022-06-17 10:27:16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2222.jpg

 

摘   要   

 

元宇宙是一种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创造出的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相混合的状态,是继PC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之后的第三代互联网,标志着一个全真互联网新时代的到来。元宇宙中阅读将成为人们连接一切的接口,阅读将从文字时代发展到全真阅读时代,也将深刻地改变出版业的基本模式与整体格局,沉浸式互动体验“知识元宇宙”将成为出版新未来。

关键词:元宇宙;全真互联网;阅读;出版   

  

 

 

 

一、
元宇宙时代的到来
   

 

 

  

 202110月,美国社交网络巨头“脸书”(Facebook)公司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宣布脸书公司更名为“Meta”,而Meta这一名称,是元宇宙metaverse的缩写,他通过将公司更名为Meta,展示其向元宇宙metaverse进发的决心。正是这个更名事件,彻底引爆了“元宇宙”这一互联网世界的新概念,并宣告了互联网世界全新时代即“元宇宙时代”的到来。 

仿佛就是在一夜之间,“万物皆可元宇宙”,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几乎所有龙头科技公司,都在纷纷跑步入场,抢占元宇宙的船票。包括微软、苹果、特斯拉、英伟达、腾讯、阿里、百度、小米等,都纷纷提出了自己的元宇宙战略。元宇宙这个陌生的概念挟裹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向我们展示出了一个全新的虚拟世界。人们相信,这就是未来互联网的新形态。那么,究竟什么是元宇宙?所谓的新一代互联网,又新在何处?我们的生活究竟会在何种程度上被元宇宙所改变?元宇宙时代的阅读生活又将是什么样的? 

“元宇宙”一词最初出现于科幻小说。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他1992年发表的科幻小说《雪崩》中首次创造了“元宇宙”一词。在这部小说里,所谓元宇宙指的是一种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创造出的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相混合的状态。 

1999年的电影《黑客帝国》、2009年的科幻电影《阿凡达》,以及2018年的科幻电影《头号玩家》,让我们很多人体验到了元宇宙概念最为形象化的呈现。无论是黑客尼奥借助脑机接口、阿凡达借助太空舱,还是头号玩家韦德借助虚拟现实头盔,人们都可以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实现自由穿梭。 

元宇宙被称为是继PC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之后的第三代互联网。在PC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主要通过电脑与手机屏幕去访问互联网,而元宇宙是一种以人为主体的互联网新形式。在元宇宙中,人们不再需要盯着电脑或是手机屏幕,而是通过虚拟现实设备,直接跳进互联网屏幕里边,与屏幕里的其他人毫无障碍地交流、互动,阅读彼此的眼神和动作,就像我们直接进入电影里边,与电影里的角色们一起互动、一起喜怒哀乐,而不是在影院里面隔着银幕傍观人们哭笑。这或许就是元宇宙最重要的特点,即进入一个与物理世界平行的虚拟网络世界,就像在现实世界一样与周边的人、事、物进行互动。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以前的互联网。在进行视频会议时,你坐在家里,看着电脑屏幕上排列着参会人员的脸孔,一群人分别通过话筒发言,你自己的形象也会通过电脑摄像头出现在其他与会人员的电脑屏幕上。而在元宇宙世界的会议体验则会完全不同,参会者通过虚拟现实设备,将置身于一个虚拟的会议室之中,你的身边坐满了你的同事,就像在物理世界的会议室里一样开会讨论各种问题。在会议结束之后,你仍然可能记得坐在自己身边的同事,以及他们的虚拟形象。通过这样一种高度仿真的网络空间,你既可以与朋友跨越空间距离“天涯若比邻”般在一起“真实地”见面开会,也可以跨越时间,自由地在过去世界与未来世界之间穿越。元宇宙把数字空间物化到了和现实空间几乎等同甚至超越的一个发展阶段。 

进一步思考,元宇宙还不仅仅包括虚拟现实技术和体验,还包括人工智能技术、数字孪生技术、区块链技术、物联网技术等各种新技术的组合,不仅构建一个虚拟世界的“全真互联网”,还能通过技术关联,实现虚拟现实与物理现实的全面关联。就像我们在网上下单即可点到一份真实的外卖、坐在中控室监控台前就能实现对一个小区的保安监控一样,我们通过在元宇宙中操作各种设施,就可以联动控制物理世界的各种自动机器,进行挖煤、种地,如同华为与神华集团合作开展的5G煤矿项目一样。我们同样可以通过元宇宙系统,控制全自动车间的各种生产设备和马路上的各种自动驾驶卡车,操纵各种工作软件开展从智能制造、自动快递到电商营销、时装设计和艺术创作。 

在现代战争中,也不乏元宇宙的身影。士兵在战场上,通过运行手提电脑上的各种软件,就可以远程操控各种无人机、卫星定位系统、自动跟踪单兵火炮等,对敌方飞机和阵地实施精准轰炸打击。从中我们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战争中,元宇宙将成为主要的战争阵地,以元宇宙为操控平台,操控各种数字孪生机器人、自动机器人、自动战车、自动舰艇、蜂群无人机列阵等各种人工智能战争武器,通过人脸识别叠加自动跟踪与锁定技术,进行打击对象的定点清除,实现虚拟现实与物理现实的全面融合,形成全新的战争模式,从而重新定义战场与战争。 

从这个意义上说,元宇宙是一个时代,而不只是一项技术变革。当我们说互联网时代与移动互联网时代,并不只是指我们拥有的一台能上网的电脑或一部智能手机,而是指与之相关联的整套技术组合,并因之而实现了一种全新的工作方式与生活方式,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互联网时代意味着信息时代的到来,移动互联网时代意味着智能时代的到来。而元宇宙时代则意味着全真网络时代的到来。 

元宇宙的本质是信息宇宙。数字世界逐步从现实世界的镜像、孪生进化到物理世界的再造与超越,呈现出超时间、超空间、超物质、超能量等特征,光速不可超越等物质宇宙物理定律在元宇宙空间中都将失灵。这也将标志着信息文明时代的真正到来。如果说农业文明是“物质利用”文明,工业文明是“能量利用”文明的话,那么信息文明就是“信息利用”文明,信息超越物质与能量,成为文明的内核。   

  二、元宇宙时代的工作与生活

 

元宇宙这个概念的流行,首先是用于娱乐与游戏,现在无论是Meta,还是有“元宇宙第一股”之称的Roblox沙盒游戏公司,以及“Decentraland”“第二人生”,都是以游戏为主要产品形态的。但元宇宙实际上除了游戏,在办公、交易等事务上也具备广阔的应用空间。 

首先,元宇宙不再是屏幕里的三维动画,而是极度真实的“沉浸现实”,因此人们会戴上VR眼镜,身临其境地走入虚拟世界。我们可以在元宇宙网络空间中与人相遇,实现工作、学习、生活、娱乐、社交、购物,就像我们现在在互联网与手机上进行各种学习生活社交一样,未来人们将通过体验感、沉浸感更强的元宇宙中进行学习生活工作等所有活动,其体验与我们在真实的物理空间进行学习生活非常类似,既可以足不出户,又能走遍五湖四海。 

元宇宙将在极大程度上替代我们在物理世界中的活动,整个世界将会向数字化推进。就像科幻电影《头号玩家》或《阿凡达》里的场景一样,人们的现实生活越来越简单,大部分时间都是戴上VR眼镜,进入虚拟现实中,在这里上学、工作、旅行、比赛、娱乐,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这里,你的出身背景和容貌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决定性的是你在虚拟世界里的想象能力和精神力量。 

之前人们在虚拟世界里,主要是进行网络游戏。Facebook启动“Meta”时,还提出了要在元宇宙里实现“工作场景”。他们第一步便是打造一个虚拟现实工作空间——Horizon Workrooms。这是一个用于远程协作的虚拟现实(VR)应用程序,通过Oculus VR设备,用户可以轻松访问网上的3D虚拟办公室。你只要佩戴上VR眼镜设备,就可以在虚拟办公室里开展工作。用户可以像在会议室一样与同事面对面交流讨论,甚至可以在虚拟白板上阐述自己的观点。 

近两年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地刺激了“云端工作”的发展,大家开始习惯于在家工作、开展线上合作。但我们无论是办公还是进行视频会议,仍然有很多弊端,我们主要靠电脑屏幕进行沟通与交流,而这种隔着屏幕的交流却无法代替人们直接见面交流的效果,尤其是缺乏感情的深度交流,人们之间既隔着真实的屏幕,也隔着感情的屏障。而元宇宙里的“工作场景”,是一个更具现实感的地方,你会感觉和大家坐在同一个圆桌前,讨论的内容会以图像形式在空气中展现出来,人与人会有眼神交流,更像真实的工作空间。 

在元宇宙空间,甚至可以模拟大自然的物理和生物环境,比如在不同的气候下,草的生长情况会有不同,还能够实时处理虚拟世界中所有的光线变化。人的动作动态和面部表情也非常逼真。在这样的高端技术下,我们真的能够创造一个与物理世界平行的可以自我运行的、逼真的平行宇宙。 

不仅是工作与娱乐,教育也正在移入虚拟世界,我们的孩子过几年就会在“元宇宙”中进行学习。在元宇宙课堂里,学生戴上眼镜就能漫步于5000年前的埃及,看到身边的古埃及人修建金字塔的场景。那种沉浸感体验,是和在黑板、书本、视频中学习的感受极为不同的。届时,世界上最好的学校都在元宇宙里,孩子可以不出家门,就像现实中那样和同学漫步校园、去图书馆阅读、进教室听课。 

随着工作与教育系统在元宇宙里的完善,人们会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在虚拟世界,随之而来的就是娱乐和社交,比如和元宇宙的朋友们一起去听音乐会、来一趟宇宙飞船旅行,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仅如此,“元宇宙”中还会有自己的金融系统和数字货币,人们会发展“元宇宙经济”。虚拟世界中也会有数字资产NFTNFT作为数字资产,它可以证明你的独一无二的拥有权,比如你可以购买数字艺术品、数字房地产、数字奢侈品。以后你在“元宇宙”里也会买属于自己的虚拟住宅、逛名牌店、穿品牌球鞋、开名牌跑车。不要以为这些情景似乎还是遥远的想象,它其实已经近在咫尺,就像二十年前互联网诞生的初期,谁也想不到我们会通过网络如此便利地购物、点餐、结账、叫车、会议、办公、健身、交友、恋爱,似乎我们所有的工作和生活都离不开网络和手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以仅仅二十年的时间,就如此迅速地改变了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互联网是一个加速发展的巨浪,而“元宇宙”则是互联网发展的“奇点”时刻,它将进一步全面颠覆人类生活的整个面貌。 

在元宇宙时代,我们的工作方式完全不一样了。从农业生产、工业生产到医疗手术,甚至是新闻写作,目前由人类完成的工作中,超过50%都将由机器人、人工智能等自动化技术替代。在元宇宙时代,凡是机器或者人工智能(AI)能够代替的工作,都将由机器替代;凡是机器能替代的能力,就不再值得花时间去学习与训练。 

在元宇宙虚拟空间中,人们将以数字化身方式存在。数字人也将由此引领人类从碳基人进化到硅基人。硅基人将从碳基人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进化为数字化生存,从生物进化发展为智能进化,人类将超越肉身,实现智能奇点、数字永生。  

    

 

 

、元宇宙时代的阅读
    

 

 

    

 在元宇宙时代,信息的生产与阅读消费正在成为社会的主体。在元宇宙虚拟现实环境中,人们接触的一切,都是数字内容,而不是物理实体。可以说,人们主要通过阅读各种数字内容获得所有信息。在元宇宙世界,阅读即生活,生活即阅读,阅读将不再是一个专门的活动,而是全面泛在化,融入人们的一切行为之中。阅读将成为人们的日常生活方式,阅读也将成为人们在元宇宙中连接一切的接口。


在元宇宙中,人们的阅读行为也将发生重要变化。在互联网时代,我们的阅读已经从传统的纸质文字阅读扩展到了读电子书、听有声书、观看知识小视频、观看知识直播、在线听讲座,甚至参加线上讨论组进行交流,而不只是静静地阅读一页一页的静态文字内容。而到了元宇宙空间里,人们获得信息、知识和智慧的方式将进一步从文字阅读与思考转化成“目击”观看各类“全真信息”。我们在新闻发生“现场”目击“全真新闻”,在战争“现场”目击“全真战争”,一切信息都以“全真”方式呈现在我们眼前。


阅读从史前口头传播时代、史前石刻时代、文字时代、图文时代、视频时代进入三维信息时代,或者说“回到”了“现场”口头传播时代,一切都在现场化。但这个现场又不同于史前的现场,而是基于3D技术,包括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简称MR)、扩展现实(extended reality,简称XR),以及数字孪生技术而实现的虚拟现场。这种现场不必亲临真实现场,而是可以通过元宇宙穿越时间、穿越空间“君临”现场。你可以降临在雅典与苏格拉底进行对话;也可以端坐杏坛之下,亲聆孔夫子传授《论语》之道;你可以穿越太阳系甚至银河系,经过虫洞去目睹宇宙中心的神奇黑洞与超新星大爆炸;也可以以天神的视角,在半小时之内目击地球46亿年演化历程;甚至还可以钻进自己的心脏与大脑,细究心室、细胞与神经元的构造与功能。


在元宇宙世界里,“全真阅读”使阅读的形式发生了重要的变化。文字阅读进一步被“真实场景阅读”替代了。5000年文明史就是一部文字文明传播史。但在信息化、数字化、移动化的今天,图文信息、有声信息、短视频信息正在替代文字信息传播模式,与之对应,数字阅读、移动阅读、有声阅读载体也正在替代传统的纸质图书报刊阅读载体。随着元宇宙时代的到来,信息传播模式进一步从音视频模式推进到三维场景的元宇宙阅读模式。阅读载体也必将以“全真阅读”替代文字和音视频载体,沉浸式体验成为阅读的主要发展方向。随着阅读形式的改变、阅读模式的改变,阅读的定义也必将改变,阅读将从文字阅读时代发展到全真阅读时代。


虽然阅读的定义在发生变化,但阅读的本质仍然不变,这就是通过获得信息、掌握知识,形成智慧,提升我们的能力、素养、精神境界和生命品质,让我们从一个生物个体,发展成为一个精神充盈而丰富的大写的人,而不仅仅是为了用眼睛去识别文字。文字只是信息与知识封装、传播、接收的载体。几千年文明史,就是信息传播载体及信息封装方式变革的历史,从甲骨文到简帛到纸书到电子书,从文字到图像到音频到视频。元宇宙时代,信息与知识传播将重新“回归”到史前的“现场目击”模式,而不是间接通过图文转码模式。当然这实际是一种更高级的“回归”,回归人类体验本身,回归生命直觉本身。


在元宇宙世界,凡是人工智能能做的都将被替代,凡是可以瞬间查询到的知识都不再需要背诵。我们将更进一步从追求生存、追求生活,到追求生命品质与灵魂提升。我们更重要的能力,将是我们的表达能力、组织能力、创意能力、创新能力、人格魅力和精神气场。在元宇宙世界中,我们既可能沉迷于各种娱乐刺激无法自拔,也可以借助现代科技实现生命的自我扬升,达到生命的极致超越与灵魂的极度升华。阅读超越纸张、超越文字、超越知识,直抵大成智慧(meta synthetic)。而让我们超越自我,正是阅读的本质。作为阅读工作者,所需要做的,就是在积极拥抱元宇宙的同时,充分研究开发各类最适合元宇宙场景的阅读产品、阅读服务和阅读体验,以满足人们的全新阅读需求,满足人们对极致美好精神生活的追求。阅读越来越成为人的本质,通过阅读,每一个人都将成为更好的自己。这也将是元宇宙时代阅读的历史使命。未来已来,阅读的未来将照亮人类的未来。从这个角度讲,元宇宙时代,也必将是阅读的黄金时代、知识行业的黄金时代,必将使阅读在元宇宙时代迎来灿烂辉煌的明天。 

、元宇宙时代的出版变革

  

随着元宇宙时代的到来,人们的生产、生活和阅读方式的革命性变化,也必将更加深刻地改变出版业的基本模式与出版行业的整体格局。沉浸式体验获取知识模式,将使出版业不再以文字知识为主要知识封装模式,纸质媒体也随之将慢慢告别历史舞台,图文和音视频数字出版也将成为传统媒体。虚拟现实出版、增强现实出版、混合现实出版、扩展现实出版、数字孪生出版等全新的出版模式将成为主流。与沉浸式互动体验阅读相对应的沉浸式互动体验“知识元宇宙”将替代出版这一概念。
由于元宇宙是以信息、知识阅读与互动为主要模式的人类生活新时代,阅读的泛在化成为必然,使得一切行为都成为阅读,一切产业也都成为元宇宙出版。传统的专业出版这种知识生产中介行业将逐步融合、消融,变成每一个企业与机构的日常行为,甚至成为每一个普通用户的日常行为。

在此过程中,知识生产将实现从专家生产到用户生产的转化。创作者经济将成为元宇宙的重要经济形态。而伴随区块链技术而发展出来的数字货币及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简称NFT)的普及,则使人人皆可生产、传播、交易与消费知识成为现实,知识生产与传播的去中心化成为必然,也必将使内容行业实现大爆炸。

出版与阅读还将与其他领域完全融合。生产、消费、金融、工业、数字孪生、智慧城市、智慧教育,一切行业都包含信息与知识生产与传播,就像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出版业越来越与信息产业深度融合。在元宇宙时代,一切行业都是知识行业、都是信息行业,也都将成为出版行业,出版业将越来越泛在化。

而随着人工智能的进一步发展,知识生产与消费还将朝着智能化、自动化方向迅猛发展,海量知识与信息将由智能设备进行自动生产、传播,甚至是机器阅读、机器消费。现在的大数据、云计算、深度学习、神经网络、量子计算,已经初步实现了信息生产、传播、交互、解读、消费的自动化。机器学习成为人工智能的标配,机器写作和算法推荐正在成为今日头条等数字媒体的“大杀器”。元宇宙中的海量内容,都将由人工智能自动化生产、个性化定制。

个人化出版、泛在化出版、智能化出版,使元宇宙时代的出版必将发生根本性变革。从时间线上看,元宇宙的发展,可以大致划分为三个阶段:20212030年早期阶段,20302040年中期阶段,20402050年成熟阶段。这意味着未来十年之内,传统出版模式将被颠覆,出版业面临重启。

钱学森同志在19901996年间就曾预见基于虚拟现实的元宇宙革命这一历史时刻的到来。钱老1990年将“virtual reality”翻译为“灵境”,他认为译为“灵境”比译为“虚拟现实”更有中国意境。他基于对虚拟现实技术的深入研究,在1994年就作出判断:“灵境(virtual reality)技术是继计算机革命之后又一个技术革命,它将引发震惊世界的变革,一定是人类历史中的大事。”199631日,在给汪成为的信中,钱老指出:“从灵境系统开始的这种结合则是融合,是把人‘神化’了,成为‘超人’!‘超人’的感受可以大到宇宙,小到微观,成‘仙’了!这真是人类历史的一次大革命,就如人类有了语言、文字!这将是21世纪后半叶的事。”他进而提出,灵境技术将使人的创造能力大大提高,使人类的形象思维、灵感思维大大发展,大成智慧成为现实。并由此引发科学大发展、文艺大发展,最终导致科学革命、文化革命。“‘灵境’技术及多媒体能大大拓展人脑的知觉,使人进入前所未有的新天地,新的历史时代要开始了!”

数字人使我们超越肉身,灵境使我们超越物质,大成智慧则使我们超越技术。这种阅读大爆炸、知识大爆炸引发的文化革命和科技革命,也将引领人类进入全新世/超人世/奇点世的全新时代。我们这一代出版人,也将见证历史、创造历史,共同参与这一伟大的进程。

  

 

 

 

 

 

 

 

R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 徐升国

 

 

 

 

 

 

 

(近年来,元宇宙备受热议。但对很多人来说,看到这个词,不免感觉太虚幻。我们想去了解它,又感觉触不可及。尤其是对出版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元宇宙时代的到来,大家准备好了吗?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徐升国同志的《元宇宙时代的阅读与出版》给我们一个很好地了解元宇宙的触角。文章从元宇宙时代的到来、元宇宙时代的工作与生活、元宇宙时代的阅读、元宇宙时代的出版变革4个方面娓娓道来,浅显易懂,对元宇宙的来龙去脉和对未来的根本性变革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诠释。我们将《元宇宙时代的阅读与出版》转载于此,建议看到这篇文章的读者,特别是出版工作者,能从中有所收获,有所借鉴。)

 

 

 

 

 

 

 

 

 

 

 

   

 

 

 

上一篇:于殿利:围绕中心 服务大局 做强做优主题出版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