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访谈 > 贺圣遂:我经历过的出版

贺圣遂:我经历过的出版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21-11-25 10:22:34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贺圣遂

我曾是一名大学出版人。我与出版结缘是在1993年年末。我从日本访学回来,被组织上调到复旦大学出版社担任副社长。在我入职的第七天,出版社在上海南京东路新华书店举行《狮城舌战》首发活动,逾千名热心读者沿街排起长队争购一本讲述当年8月新加坡华语大专辩论赛故事的图书,形成一道感人的风景,我顷刻为之动容。看到了一本好书震撼灵魂的力量,那一刻也让我爱上出版了。

在复旦大学做出版,是我的幸运。因为一所名校自然当有相匹配的一家出版社。出版社是学校亮丽的窗口,打破了学府的围墙向外界展示科研和教学的缤纷色彩,也成为学校与社会沟通的桥梁,使其精神产品能够更多地造福社会,同时也引发世人对大学学术殿堂有更多理解及礼赞。

初始接触复旦的出版,我即有如鱼得水的感觉。我在复旦毕业,留校后有10多年做教学搞科研的经历。复旦人文社科老中青出类拔萃之辈,我大多认识且有交往,许多位还是交谊深厚的师友。我熟稔他们的术业专攻、个性脾气。他们往往思想深邃、观念新颖、识见高超、才情卓越。与之晤谈,觉顿启茅塞,得醍醐灌顶;若导之出版,则沾溉学林,泽润天下。对学术的憧憬,燃起出版的激情。我向出版社提议,易驾轻就熟,首要发掘复旦优势学科的宝贵资源,抢先出击,毋使花落别家。我们潜心游说、百折不挠,诚心所至、金石为开,争取了章培恒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及《中国文学史新著》、葛兆光《中国思想史》、葛剑雄《中国人口史》、陈尚君《旧五代史新辑会编》、周振鹤《中国行政区划通史》等10多种复旦著名教授的文史专著撰著项目。坚定了他们俯允在复旦社出版的意愿,让复旦大学的学术窗口一时琳琅满目,知识和思想光彩四溢。一位中宣部主管出版的领导,悉此曾给了我们“复旦社是与自己所在的学校相匹配的出版社”的褒赞。

复旦大学出版社荟萃推出的本校专家学者撰著的当代学术名著,无疑是引领学术当代发展和进步的巅峰宝典,对中国学术未来前途的冀望,其价值和意义无需我们评说。如章培恒教授身罹重病,仍殚精竭虑顽强著述,留下一部耗尽生命谱写的个性鲜明的《中国文学史新著》,读来字字犹如他的学术遗言,其价值自有高明者解析。他的过早逝世,无疑是当代学术的重大损失。

复旦当年学术巅峰之作的出版规划中,曾有朱维铮《中国史学的道路》、俞吾金《物与时间》的策划运作。朱维铮先生和俞吾金先生都是声誉卓著的学术大家,其著述若得出版,都可使洛阳纸贵。但不幸因病赍志以殁,作为复旦出版人,我抱憾痛惜。我一直钦敬感念与我同时服务于复旦出版的高若海同志,他当时担任出版社总编辑。复旦社的文史学术重要书籍都经他精心规整,认真编辑,为了不负学者苦心,打造学术精品。他早年即享盛名,却甘愿牺牲小我一生才华都奉献成全他人,为复旦学人与学术“踵事增华”,然而他说“我心安然”。我欣赏这句话,也钦佩这个人。我愿学他那样,献身出版。

(作者系复旦大学出版社原社长)

上一篇:皮钧:高质量做好《习近平与大学生朋友们》出版工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