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访谈 > 张增顺:打赢“七五”教材准时进栈攻坚战

张增顺:打赢“七五”教材准时进栈攻坚战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21-11-24 09:37:36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张增顺

“七五”时期,随着国家高等教育规模的不断扩大,教材出版品种较“六五”明显增加。加上“七五”也是全国出版行业快速发展阶段,印刷厂生产能力空前紧张,出现学生开学前拿不到书的现象。

1985年,我负责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部的工作,主要任务是解决学生开学前拿不到书的问题。当时,高教社教材出版印制工作面临着空前压力,一是品种多,任务重,全年印制的品种达2200种,占新华书店征订品种总数的1/3。二是用纸量大,每年用纸量达35万—40万令,而纸张供应则极度紧张。三是编辑发稿量大,年发稿量1.4亿字,其中科技书稿比例大,文科古汉语品种渐增,使排版难度增加,而全国能承担这类排字任务的厂家屈指可数。

接受任务后,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把进栈(出书入库)率从90%以上提高到100%,让每年春秋两季供应的教材都能足量、按时出书进栈,确保学生“课前到书,人手一册”。

这期间,有两件事情令我难忘。一是抓计划管理。那时条件简陋,还没有计算机,为了便于监控教材的印制进度,我自己动手设计制作了一个简明的生产进度表。先找木工定做了一个长3米、宽1.5米的大木板,又用一个星期的业余时间,在上面做了插卡片的小纸袋,木板最上面用黑体字写着“图书设计、排校、印制进度”。

那时候,高教社出版部没有专设的综合办公室,也没有专人做文秘工作,编辑部通过编务人员发到出版部的所有书稿,都由我亲自签收。之后,我都会做一张卡片,从收稿、设计、排版,到一、二、三校样,以及印制的各个环节,直到最后出书入库,每张卡片都在我的进度表上随时挪动。一张卡片下架了,也就意味着这本书进栈了。

有了这个自制的生产进度表,对每一种教材的印制流程都能做到一目了然,心中有数。1986年世界银行考察团来高教社参观时,时任社长祖振铨还特意向外宾介绍了我发明的这个“现代化管理设施”,这在当时已经算是一种比较灵活、先进的计划管理方式了。

另一件事情是编创顺口溜,引导装订厂保质保量准时交书。在“七五”初期,由于印制生产能力不足,高教社绝大部分印量较小的短版教材在市内大厂印刷后,还得在京郊和河北省的几十家农村装订厂装订。因此装订质量如何、能否按时出书,成为直接影响出版工作完成“最后一公里”的瓶颈,急需解决。

为了确保教材能够保质保量按时出书进栈,我起草了《高等教育出版社关于装订教材和图书的有关规定》,下发给各农村装订厂执行时,由于厂里的工人大部分都是农民,文化程度不高,很难记住有关条文,我只好把其中最要紧的一些环节编成朗朗上口、通俗易懂的顺口溜。比如,关于装订成书后如何联系交书,是这样说的:

拉齐页子出书做预告,

预告单上不要填错包,

十天以内勿忘取预告,

商定送书日子莫忘掉,

按时送书进栈记得牢。

这是说:在印刷厂拉齐书页后3天内做出样书,向新华书店发行所做出书预告,同时向出版社送样书;按照收书单位的要求,准确填写每包册数;做出书预告后10日内到发行所取预告(意指发行所审批同意交书),然后立即到储运公司收书组约定交书时间;交书日期确定后要周密组织生产,严格按照交书时间保质保量交书;各库交齐后务必当天到收书组盖收书章,因为出版社和有关部门对教材进栈的考核都以收书章上的日期为准。

再如送书的顺序,是这样强调的:

送书顺序不糊涂,

一送储运南新库,

二送本社销售部,

三送北京明光寺,

最后寄销和入库。

这是因为南新库(南礼士路新库)是外埠教材发送单位,教材发到全国各地需要1—2个月的运输时间,所以要优先送书到南新库,以确保“课前到书”;本社销售部订的教材也是要发到外埠的,也必须提前送书,放在第二位;明光寺是北京市新华书店的储运部门,负责发送本市各区县需要的教材,时间上可以安排在第三位;最后入库、寄销的教材是出版社和新华书店的储备教材,不是学校急用的,所以安排在最后。

这些顺口溜都是大白话,它曾经对农村装订厂的工人顺利开展装订交书工作发挥过积极的引导作用,现在回想起来仍感欣慰,如昨日重现,历历在目。

经过大家的艰苦努力,高教社在“七五”期间克服了排版、印刷生产能力紧张和纸张供应紧张等重重困难,打赢了教材准时进栈的攻坚战,确保了春秋两季教材按时足量供应,连续5年受到原新闻出版署、中国印刷公司和新华书店总店的通报表扬。这段回忆虽是缩影,但留给我们的是宝贵的经验,也有深刻的启示,还有久远的思考。

(作者系高等教育出版社原总编辑)

上一篇:何志勇 :“永远的小平”系列图书出版经历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