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公告 > 协会动态 > 协会要闻 > 出版业应抓住知识服务红利期

出版业应抓住知识服务红利期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19-01-14 16:56:41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本报记者 李婧璇

活动现场给知识服务之星颁奖。百道网 供图

1月10日,由中国出版协会、百道网主办,百道新出版研究院承办的“2019中国知识服务大会”在京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以“如何驶向知识服务利润区”为主题,探讨2019年知识付费的新趋势。不同行业的演讲嘉宾以此为契机,分享了知识服务的前沿动态,为2019年全行业的知识服务发展开了好头。

学术出版重要性凸显

消费者逻辑改变产业链

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在会上发表“关于全球科技和学术出版发展的最新趋势”的主旨演讲。他在演讲中特别强调,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在世界上赢得话语权,光靠教育出版和大众出版是不够的,必须把最核心的部分,也就是科技和学术出版做上去,才可能成为出版强国,出版的利润率才会提高。

“2018年STM(国际科学、技术和医学出版商协会)的报告指出,中国科研文章的发表比例达到19%,超过了美国的18%。”邬书林说,从全球论文被引作者的数量来看,美国、英国历来是排名第一、第二的,但在2017年有个最大的变化,中国成为被引作者最多的国家之一。特别是在一些领域,如材料科学和工程技术领域的被引用率尤为突出。邬书林表示,这个数据让西方同行十分震惊。

在邬书林看来,中国的IT服务人员和中国出版人员非常好地抓住了中国当下出版业的实际,教育出版、大众出版的知识服务商已经做得风生水起。“现在,学术出版在中国是赔钱的,但在国外利润率是最高的,定价最高、最稳定,门槛最高,别人很难进入。”邬书林说,在过去几十年当中,尤其是近20多年来,学术出版的门槛、学术出版的影响经过全世界学术出版人的努力,在整个知识传播领域的地位更加稳固。“原因很简单,在一个市场经济的世界里运行,谁付出了劳动,谁做出来的东西最好、最重要,那谁就应当得到最好的回报。”邬书林认为,学术出版恰恰是把人类科学研究、教育、经济发展、社会生活最需要的创新知识经过严密的程序加工整理出来。这样学术出版的地位永远不可替代。

邬书林认为,2018年,深改委第五次会议明确提出深化改革,建设世界一流科技强国,2035年中国要成为世界第一方阵的科技出版强国,讨论的15个文件中有3个文件跟出版有关。“这是中国学术出版非常利好的外部条件。出版社要把学术期刊作为新的增长点,作为自己的盈利点。”

事实上,除了学术出版,很多出版单位也在寻求新的知识服务利润增长点,这就需要对产业发展有着清晰明确的认识。机械工业出版社副社长、华章书院创始人周中华在大会上发表了“未来的出版与知识付费”的主题演讲。他首先谈到企业存在的价值是创造顾客,未来出版的核心逻辑是“消费者主权时代”。

周中华表示,出版行业如果想涉足知识服务,竞争的不是产品,而是产品逻辑。进一步来说,因为产品逻辑发生了变化,整个产业链也将跟着发生变化。

付费用户接受度高

内容依旧为王

知识服务专家、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顾问方军在会上发布了《2019中国知识服务重要产业趋势报告》。他表示,知识付费从2015年开始酝酿,2016年开始变成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2017年进入高潮期,到今年进入第5年。

《2019中国知识服务重要产业趋势报告》显示,用户已经接受为知识服务付费。47%的用户认为对于有价值的内容,给予提供者合理的报酬是应当的。也有14%的人认为知识应该共享,反对知识付费。有41%的人对目前的知识付费满意,并且会再购。但57%的人认为一般,2%的人不满意。从性别上来看,知识服务用户的参与度,女性高过男性。专业与个人是知识产品的主要需求。

三联生活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三联生活周刊》主编李鸿谷认为,内容始终是知识付费的“撒手锏”,这也是知识服务被用户接受的主要原因。其中不少出版单位有内容加工优势,如果对一些“IP”进行合理开发,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未来之音CEO卢俊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出版机构手握大量内容,但是一直在沿用旧的媒体方式和用户连接,用户唤醒成本非常高,“出版行业如果和‘得到’‘凯叔讲故事’比拼互联网运营,优势几乎为零。”

面对这样的困境,卢俊绕过“知识服务”,选择做“在线教育”,而在定位的时候,卢俊没有使用“知识服务”和“知识付费”的概念,而是自创了“轻教育”的概念,这个概念的提出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技术驱动的轻运营、轻服务的可持续知识交付,卢俊希望以此获得新的发展机会。

运营成发展关键

不断创新抓住先机

十点读书副总裁、十点课堂负责人廖仕健对于2019年的知识付费市场进行了4点展望:第一,用户的深度运营。一方面是用户体验升级,另外一方面是拿到更多用户的行为数据。第二,加强渠道、内容供应商的强强联合。2019年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拼流量或者营收,而是拼用户对知识付费的信心。第三,知识付费开始向轻教育转型。

在总结中,廖仕健强调了产品运营的重要性。蜻蜓FM儿童事业部总经理陈强对此表示赞同,蜻蜓FM为了抓好运用,在音频产品评审方面下了一番功夫。

陈强表示这个过程主要分为三步。第一步,对知识服务提供端进行分析,这包括对其内容与价值的判断。第二步,判断内容与平台用户属性是否匹配。判定双方的合作关系状态时,收入并不是唯一的判断标准,双方能否相互赋能、共同谋求双赢才是关键。第三步,做决定。“在这个过程中产品首先要打得准,有规划,会创新;其次,蜻蜓FM与合作方一起做乘法的思维;最后,内容生产者要比平台方更专注、更饥渴、更专业。”陈强如是说。

人民交通出版社信息技术总监、北京行翼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姜占峰也分享了“车学堂”平台近3年的运营心得。姜占峰认为,在服务创新方面,目前传统出版单位对通过公众号、APP如何连通用户,如何为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还存在比较大的问题,为此“车学堂”在解决“为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时做了3件事。

“第一,根据运营效果、用户需求不断迭代平台功能、服务;第二,在渠道方面,重新构建基于互联网产品的营销渠道,并且做好维护和优化;第三,在用户方面,要做好用户拉新、促活、运营和服务等。就此,‘车学堂’的运营日益成熟。”姜占峰表示。

 

上一篇:柳斌杰出席“新时期出版人改革亲历丛书”新书首发式并讲话
下一篇:中国出版协会己亥新春贺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