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公告 > 行业动态 > “白冰图画书的创意空间和情感探索”研讨会举行

“白冰图画书的创意空间和情感探索”研讨会举行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19-03-08 15:54:24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在由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作协儿委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以下简称中少总社)联合主办的“白冰图画书的创意空间和情感探索”研讨会上,儿童文学界作家、插画家、评论家齐聚北京,就儿童文学作家、出版人白冰的图画书系列作品(《换妈妈》《挂太阳》《爸爸,别怕》《雨伞树》《一颗子弹的飞行》《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一个人的小镇》《吃黑夜的大象》《黑和白》《上去和下来》)进行深入研讨。

2018年,中少总社联手北京师范大学、国家图书馆等专业机构对中少总社旗下的原创图画书品牌“中少阳光图书馆”进行分阶、分类设计,为中国原创图画书的长远发展确立了高标。据悉,白冰在中少总社出版的图画书均已入选“中少阳光图书馆入选书目”,版权已全部输出国外,并荣获国内外各种奖项;《雨伞树》获俄联邦大众传媒与出版局联合莫斯科艺术家协会图形艺术联盟图书图形分会主办的2017年俄罗斯图画书奖最佳插画奖、“原创图画书2016年度排行榜”TOP10等多项大奖,入选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出版物”,版权输出英国、俄罗斯、乌克兰、韩国、尼泊尔、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立足原创出版,深挖本土资源,结合中西方优势,讲好中国故事,白冰系列图画书是中国原创图画书发展的一个缩影。

 

 

    中国作协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 高洪波

 

 


高洪波

 

“白经典”——儿童文学历程上的亮丽底色

白冰的图画书,集中展现了他的艺术追求和创作目标,显示出一个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应该具备的学养和修养。白冰的这些图画书题材广泛,立意深刻,故事精彩,画面美妙,是亲子阅读的范本,老少咸宜的读物。由于他精益求精地努力构思,也由于和不同艺术风格的画家们亲密无间的合作,他的作品拥有经典品质,被称为“白经典”。由于童心和诗心,由于爱心和执着,更由于他对经典的致敬和对精品的追求,才有今天这样一个会议。这是时代大潮中一朵鲜艳并激情肆意的浪花,是一个有趣的灵魂在图画书中的写照。

 

 

    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 孙柱

 



 孙柱

 

以少年儿童为中心,为孩子成长打好精神底色

作为儿童文学作家的白冰,自1978年发表作品至今一直笔耕不辍,他的作品给少年儿童带来了丰富的精神享受,赢得了孩子、家长以及社会各界的好评。白冰先生的《爸爸,别怕》《一颗子弹的飞行》《吃黑夜的大象》等作品,以奇妙的构思,充满哲理、智慧的语言来启迪孩子心灵成长,从简单的童语中建构起一种特殊的艺术感觉,体现了图画书独特的艺术面貌和审美精神。感谢白冰创作了众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对少年儿童出版事业作出贡献。中少总社作为少儿出版的排头兵,始终坚持以少年儿童为中心,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理念,中少总社愿意与同业者一道,致力于推动中国原创,为少年儿童讲好中国故事,为少年儿童成长准备好精神食量,预祝这次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

 

 

    儿童文学作家、首师大教授 金波

 


金波

白冰图画书的融合性、诗意和无限解读性

第一,图画书是文学和绘画的融合艺术。白冰非常懂得这一点,所以他在创作的时候会给那些图画书的绘者留下足够的创作空间,他们共同完成一件艺术品。

第二,白冰的图画书具有诗的特质,情感饱满,散发出诗性和哲学性。比如《换妈妈》《爸爸,别怕》《雨伞树》,我们都可以从中读出作者对于母爱的情深,对于父爱的责任感,对于爱这个主题的丢失与寻找。白冰的图画书具有诗的特征,因为他写过诗,诗是具有哲理性的,他写的虽然是抒情诗,但是抒情诗的背后永远具有哲学的思考,图画书具备了诗的特质,也就必然具备了哲学的思考。

第三,内涵的丰富、主题的多元。白冰把图画书带到了具有哲学思考的深度,特别表现在他近年来的《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一个人的小镇》《一颗子弹的飞行》等作品中。白冰后期的图画书创作,其热情就在于对渴望表达的情节和情感进行深刻的思考,因而,他的作品可以有多种多样的发现、理解和诠释,有无限解读的可能性。

 

 

    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儿童文学作家 曹文轩

 


曹文轩


 

说不尽的白冰

在所有文学艺术门类中,图画书大概是离哲学最近的图书形式。白冰几乎所有图画书都是建立在哲学根基上的,有生命哲学,有存在主义哲学,有无处不在的孤独,孤独是存在主义哲学的核心命题。

图画书中的形容词所承担的描绘责任应该转让给绘画。他大大收敛了文字的光芒,把光芒留给了插画师。《一颗子弹的飞行》是最典型的例证,他手持板斧,砍除了所有装饰性词语。

白冰图画书的一大特征是单纯又不简单。简单是一种美学,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白冰的艺术风格之所以美妙就在于他的作品是简单的,但又丰富,可以做无穷无尽的解读。

“原创”这个词在中国正成为热词、高频词,那是因为我们正在崛起。白冰以他为数不多但每一本都颇为精湛的图画书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如果我们能用欣赏国外图画书的心态看待白冰,看待原创作品,然后信心满满地加以解读和推广,中国的图画书在世界上将会拥有一片崭新的天地。

白冰的图画书让我们进一步看到中国的儿童文学终于从应景写作的阴影中逃脱了出来,我们终于可以对《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一颗子弹的飞行》这样的作品毫不怀疑地说一句:这是艺术品。白冰是当代的,他写于当代的作品,当然不能称之为经典,但这并不妨碍白冰对经典性的执着的追求。“恒定”一定是他在进行图画书写作时隐藏于心灵深处的一个词。他在潜意识中始终有一个念头——要让自己的作品可以穿越时空,绝不让其中任何一部自生自灭。白冰的作品不仅迎合了当下的时代,还契合了历史的脉动,只要人性没有改变,这些图画书就会活着。

白冰是说不尽的。让我们记住那些给白冰的图画书带来巨大荣耀的、智慧的、充满创意的插画师们,没有他们,白冰的文字只不过是一些短小精悍的童话而已。

 

 

    儿童文学作家、上海作协副主席 秦文君

 



秦文君

 

孤独的求索者与异想天开的造梦师

白冰是一个孤独的求索者,孤独是白冰作品的主要特征。他的作品展示了追求唯一性的创作倾向。《一颗子弹的飞行》非常简洁,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不断地给读者悬念,使作品产生一种另类的、孤独的、不轻浮的美感。他是独特的,这是一个有过军旅生涯的人才会有的情怀,是唯一性的。《一个人的小镇》也是一种孤独的求索。孤独是不可排遣的,我们追求爱情、同伴、友情,其实也跟我们生来是孤独的有关。我们需要同伴,我们需要同命相连,我们需要共同面对一些东西,度过漫长的人生。所以白冰在文本里表现的孤独,就是让孩子们找到一种精神支撑,找到一种不孤独的感觉,能够合群。

他还是一个异想天开的造梦师。他的梦有很多种,有赤诚的梦,比如《雨伞树》;有新奇的梦,比如《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有恶作剧的梦,比如《挂太阳》;有无限温情的梦,比如《吃黑夜的大象》《爸爸,别怕》。

白冰在图画书创作中进行大量想象,变换空间。从他的小说到图画书,从他说故事的才华到叙述的激情和人文情怀,都证明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作家,是一个天才的作家。

 

 

    儿童文学作家 刘丙钧

 


刘丙钧


 

人如其书,白冰图画书中的执着和情怀

第一,白冰的作品都呈现出一种执着的心态,比如《换妈妈》中小老鼠一次一次的找寻,《一颗子弹的飞行》中子弹的心路历程。第二,白冰的悲悯情怀也自然渗透到作品中,《换妈妈》中老鼠妈妈对小老鼠的方式各异的爱的表达。《爸爸,别怕》中父子角色置换之后双方的情感表达。还有若隐若现的淡淡的感伤之痕。第三,白冰的作品并非纯美的美感艺术。虽然他的作品中有一种无处不在的美感,但这种美感不是纯美,不是柔美,如《一颗子弹的飞行》中子弹的升华,这是一种壮美,这与他早期的小说作品、童话作品是一脉相承的。第四,白冰图画书构思的特点是“否定之否定”的构思路径,如《换妈妈》《吃黑夜的大象》都是在“否定之否定”当中营造颠覆性效果。

 

    儿童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儿委会委员 汤锐

 


汤锐

 

白冰收敛起文学上的光芒,转型“图画书导演”

白冰的图画书创作大致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文+图”,一种是“文×图”。“文+图”是作家讲一个故事,画家把这个故事再讲一遍,此时他是一个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在“文×图”的图画书创作中,文本和绘画之间是相互依存、相互补充、相互合作的关系,这意味着文本的提供者不仅仅是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还是一个导演,一个图画书的导演。

在创作《一颗子弹的飞行》时,他收敛了文学上的光芒,把导演剪辑的作用体现得很突出。这颗小子弹的形象与内心独白被他剪辑得非常精炼,加上文字的长短节奏的把握,全书语句从平缓到急促,蒙太奇式的画面形成节奏上的共振。

白冰提出了一个令人惊艳的表述:作家是图画书的创意和核心,但是作家不是唱独角戏,作家只需要提供给图画书一个文学的灵魂。

 

    图画书作家、研究者 彭懿

 


彭懿


 

《一颗子弹的飞行》更像一部奥斯卡片

奥斯卡有一部短片《包子》获奖了,《一颗子弹的飞行》同样能拍成一个小短片。《一颗子弹的飞行》开阔了一个题材,它是一个重大的收获,我觉得每个学校的图书馆都应该有这样一本书,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题材和表现,它太独特了。

我更愿意把那颗子弹看成是一个士兵,他无奈、挣扎,面对战争、和平和生命,他在短短的一线之间有了那么多的思考。《一颗子弹的飞行》中有几个画面,任何一个人看了,一生都不会忘记。它营造了一种特别的戏剧张力——“子弹时间”,又叫“时间切割”。一颗子弹飞过,高速穿过棉花糖,接下来的画面突然间转成了一个小孩的正面的面孔,它把时间冻结了,那个看似静止的画面包含了现在、过去和将来,这种运动——静止——运动的叙事包含了无限的、无穷的意义,营造了非常具有戏剧张力的场面。一本图画书我们不要过多地强调它的哲学意义和深度,只要这个画面永远留在孩子心中,让孩子记得战争与和平,记得生命的尊严。

 

 

    《人民文学》副主编 李东华

 


李东华

 

白冰图画书是对孩子的智力和审美能力的一种尊重

白冰先生的绘本,一个5岁孩子非常喜欢里面的故事,一个18岁的青年依然能够从这本绘本里得到启发。尤其是《一颗子弹的飞行》,我觉得那颗小子弹就像一个人,他不一定是一个军人。因为每个人可能都怀着非常美好的梦想,但是最后却走向了一个完全相反的结局。这样的故事如果没有深厚的人生阅历,很难写出来。

白冰对孩子的尊重是对孩子的智力和审美能力的一种尊重。《一颗子弹的飞行》和《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这两部作品特别能给人思想上的愉悦和人生的感悟。故事里面会有一种人生的荒谬感,虽然孩子不一定能体会到,但孩子能从里面看到欢乐,因为故事非常生动。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 陈晖

 


陈晖


 

白冰图画书中的思想性、文学性、艺术性、独创性和儿童性

思想性:白冰更多地以观察生活和思考人生作为创作的起点与基础,所以作品有深刻的哲理和思想的厚重感,承载着我们文以载道的文化及文学传统。文学性:作为一个文学工作者或者是文学家,赋予图画书创作文学的内核一直是主体精神及所在,所以在白冰的图画书中看到了丰富的文学性,比如人物、故事、环境、场景、幻想、儿童情趣。艺术性:几乎每一本作品的绘画风格和表现形态都是不一样的,既有基于插画的表现风格,也有像《爸爸,别怕》《一个人的小镇》这样各种风格的多元化表现。独创性:白冰的作品和创意构思是别具一格的,很难看见哪本书跟别的书近似或是雷同,连基于创意的延伸都比较少。儿童性:当我们要传递中国文化、中国精神的时候,还要让图画书贴近儿童,贴近他们身心发展的需要。

 

 

    《中华读书报》编委、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 陈香

 

陈香

 


 

白冰图画书中的巧思和情思

白冰的图画书有几个重要特点:一是充满奇想和机趣的创造性的构思创意;二是温暖纯净的情思。一位图画书作者如何创造性地讲故事,首先体现在故事的巧思和创意。不是说所有写童话的人转身就能写图画书,童话的要求和图画书完全不一样,其中一个区别是图画书必须具有巧思,巧思包含着这个人巨大的智慧。其次是充满童趣和表现力的语言,即文学表达和语言应用上的创意。一本好的图画书的文字是可以独立存在的。再次,图文配合呈现出富有创意的表现形式,即充分运用画面的可视性特征完成图画书的构思奇想。

 

 

    悠贝亲子图书馆创始人 林丹

 


林丹

 

以书为媒,与孩子连接

以书为媒,与孩子连接,让父母收获同频道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这应该是亲子阅读的价值,也出于这样的原因,我们阅读推广人都愿意做书,做创作者和读者之间的桥梁。

 

 

    中国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 王志庚

 

王志庚

 

好的作品必须有编剧、演员和导演

幼儿文学作品的图画书化,不仅需要会用图画讲故事的插画家对故事进行视觉呈现,也需要作家和编辑对原文字进行调整,更需要对图画书进行整体设计。一部好的作品必须有编剧、有演员,还有导演,甚至是音效、剪辑。

 

 

    儿童阅读推广人、深耕阅读研究院院长 李一慢

 


李一慢

 

 

白冰图画书中的节奏感

白冰图画书的艺术形式,其核心是节奏感。白冰把节奏感放入美学范畴,告诉我们什么样的图画书才是小孩喜欢的。白冰图画书中文本的心理抚慰能力很出彩。《爸爸,别怕》与抒写和赞美父母之爱的图画书的不同在于,小熊是在目睹强大的父亲变成弱小的兔子后,独自完成了探险的后半段——回家。这个冒险的过程与《换妈妈》中的安全感、《雨伞树》中的物质依赖所构建的两大心理需求无缝链接。节奏感还具有移情的审美功能。《一个人的小镇》可以聚焦到儿童心理学,也可以提升到生活哲学;《一颗子弹的飞行》更是以心理描写入手,使低幼图画书也能引发思考生命真谛、战争与和平的新高度。

 

 

    插画家 熊亮

 


熊亮

 

白冰图画书中的因果、逻辑关系

白冰作品中有一个非常贴近儿童的心理状态,不但有儿童心理、儿童需求、儿童的欲望,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是没有权威的声音,我们听不到里面任何一个大人的声音。

 

 

    儿童文学作家、接力出版社总编辑 白冰

 



白冰

 

图画书语言是“浅语”“潜语”又是“前语”

图画书包括文学图画书、认知图画书、玩具图画书、艺术图画书等多种细分门类。图画书一定要有好的创意(绝妙的点子)和独特的图画书语言(无字图画书除外)。绝妙的点子可以拓展创作空间,带来独特的形象、细节、故事、生命感受以及阅读惊喜;而独特的文学图画书语言艺术张力较强,具有诗的语言、散文语言的特征,是带着节奏、韵律、味道、色彩的语言。图画书语言是“浅语”,是孩子听得懂的、浸满了亲情和挚爱的妈妈语;同时是“潜语”,深入浅出,简洁纯净,却又蕴含了深意;又是“前语”,是成年人独特的生命感悟,可以为儿童提供情感体验和生存智慧。

上一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单行本出版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