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员服务 > 会员风采 > > 时代书局:跨地区发展试点成示范

时代书局:跨地区发展试点成示范
—— ——品鉴时代出版传媒跨越发展模式系列报道之四
来源:      2014-10-14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本报记者 王玉梅

 跨地区组建新的出版公司,当年出版500多种新书,次年造货码洋超过亿元,一年半后获批图书出版资质——在出版界,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称得上“一匹黑马”,创造了诸多令人不敢想象的“奇迹”。一方面,它创造了出版产业真正跨地区发展零的突破;另一方面,它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一个中等规模的传统国有出版社历经多年才能达到的发展规模与速度,北京时代华文书局从时代出版传媒公司跨地区创新发展的先锋试点迅速转变为示范窗口。

 聚拢优势资源

 破题跨地区发展

 “做文化出版、要走向世界,必须抢占北京、上海这些学养深厚的地方。”早在几年前,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亚非就有这样的想法。

 王亚非不想小打小闹,要做就要做得最好。2011年9月,安徽出版集团和吉林出版集团签约结成战略联盟,双方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由时代出版传媒股份公司独资注册。

 2012年3月,聚集两大集团精英的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在北京地坛公园旁边的皇城国际大厦开始试运营。两大集团的精英管理人才和知名文化企业的先锋团队一时间汇聚于此。一年后,这家新组建的公司以其优异的表现,正式获得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发的图书出版许可证,成为我国出版业首家获得跨地区出版资质的出版机构。

 “在北京这个地方要么不做,要做就做规范的、可持续发展的平台”,时代出版传媒公司总经理、北京时代华文书局董事长田海明说,北京时代华文书局承担的就是北京文化产业基地的重任。

 时代出版传媒公司副总经理、北京时代华文书局总经理朱智润告诉《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依托北京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书局确立了6个着力点,这是公司迅速打开局面并做大做强的稳固基础。一是以北京地域平台为着力点,突破地方出版企业发展受地域、地区的限制,重点抓业内关注度、抓全国影响力;二是以从中央到北京市广阔的政策平台为着力点,关注、吃透最新政策,重点抓方向、抓先机、抓突破;三是以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资源平台为着力点,强化市场创意、市场策划、市场制作、市场运营,抓重点资源、抓重大项目、抓品牌积累;四是以北京作为全国出版中心的市场平台为着力点,利用机遇大、竞争更大的市场砥砺效应,重点抓竞争力、抓畅销书、抓市场开拓;五是以各类人才集聚的人才平台为着力点,重点抓优秀策划、编辑和营销人才培养,抓新兴技术人才引进,抓经营管理复合人才引进塑造;六是以各类产业集聚的产业平台为着力点,找到内容资源与技术、商业融合嫁接的突破口,重点抓媒体融合、抓产业开拓、抓转型升级。

 国有壳民营芯

 破题体制机制创新

 “我们用几年时间,就完成了一家中型出版社30年做的事儿,这和书局坚持体制机制创新密不可分。”朱智润说,成立第二年,公司在全国出版社的排名就已逼近前100名。现在,公司已出版图书1500余种,今年1月~9月的造货码洋达1亿余元,超过去年全年水平。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一成立,就采用了全新的体制机制。一方面,建立时代出版传媒公司高管以上人员兼任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坚决捍卫图书质量,确保经营管理的大局意识、文化责任和国有力量。另一方面,引入优秀民营文化企业、技术企业成熟的市场机制,重点在微观运营机制上抓活力、抓创造力、抓效率、抓效益。

 这样的制度设计,使得北京时代华文书局从一开始就在市场、作者这些层面享有国有出版社的信誉,在体制机制上又享有民营公司的灵活。用朱智润的话说,书局有一个国有企业的壳、一颗民营企业的芯。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的行政人员很少,很多人都身兼数职。比如杨迎会,既是总编办公室主任,负责编务、公文等行政性工作;又要为各类重点项目找政策、找机会;同时,他还是一名编辑,在“业余”时间埋头策划编辑优秀项目,“九球天后”、世界冠军潘晓婷《停在最好的时光里》就是他责编的作品。

 “发展最后还是要靠人才,抓好了基础管理和人才建设,才能确保企业发展具有源源不断的动力。”朱智润说,时代出版传媒公司对书局实行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管理办法,书局对经营运作有很大自主权。对内,书局实行内部二级核算制,各事业部自负盈亏,分管业务的领导班子一律兼任各部门负责人,解决了决策与执行分离的弊端。此外,书局还实行现代企业的人力资源配置,对骨干人才给予项目、资源和岗位倾斜,对潜力人才进行鼓励和激励。“这些工作,使我们的运营更有效率。现在,书局的年轻人比较多,大家都想干一番事业。”朱智润说。

 每本书都当精品做

 破题新公司跨越发展

 验证体制好坏最终还是要看产品。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的业务范围是出版哲学与社会科学、经济管理、文化教育、文学和少儿图书。

 回忆创业之初的情形,安徽出版集团合作方、吉林出版集团原董事长周殿富说:“我们一开始就是奔着中型出版社来的,作为后进者,要抢占市场,没有规模怎么能行。而且,我们是每本书都当精品做,两个效益都要。”第一年,书局就出了500多种图书,其中有一些口碑和市场反映都相当不错的书,名气由此打开。

 创出品牌、影响力,北京时代华文书局主要做了三件大事。一是全力开创重大项目。书局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重点锁定原创学术文化资源、主旋律资源等5类重点资源,与数十家国家级科研机构、上百位名家名人建立出版合作关系,全力打造原创文化出版工程等六大类重大项目板块。《中国1949~2014》《中国的走向》等一批影响广泛的重点项目,入选国新办、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重点项目,既争取到资金资助,又极大凸显了书局的行业影响力、市场影响力和社会影响力。二是倾力打造畅销军团。书局深度整合媒体资源,建立书局、事业部、编辑三级重点产品营销制度,使其营销选题和热点的能力不断提升。励志书《哈佛凌晨四半点》发行量50万册、历史书《家世》吸引300家媒体报道、学术书《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不到半年销售1.4万套,形成畅销书领航、常销书为稳定中坚的格局。三是做好多渠道建设。书局在传统地面店销售的基础上,不断加强网络销售,积极开拓馆配、团购、定制等多元渠道。现在,无论是各大书店、网店,天猫商城还是机场书店都能看到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的图书,其在全国图书市场占有率一路飙升到第109位,比建社之初上升400余个位次。

 “抓住改革先行优势,拓展全国文化出版资源和市场,开发多元文化精品,创造示范效应,是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发展的基本方向和重要使命。”采访结束时,朱智润告诉记者,书局的目标是机制创新示范、资源集聚基地、产业孵化器、品牌高地和市场先锋。


 

上一篇:时代新媒:以融合思维谋发展
下一篇:时代走出去:多元业态阔步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