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开启数字出版瑰丽想象 - 理论专题 - 中国出版协会
首页 > 行业研究 > 理论专题 > > 大数据开启数字出版瑰丽想象

大数据开启数字出版瑰丽想象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2013-11-28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本报记者 尹琨 任晓宁

在大数据的浪潮下,数字出版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哪些环节将发生彻底的变革?技术将怎样重构数字出版形态?本刊遍访业内多位专家,与读者一道勾勒大数据背景下数字出版的模样——

 

■精彩点击

中国传媒大学新媒体研究院副院长 曹三省

大数据用于电子书的选题策划能够呈现出阶段性的1.0特征和2.0特征,前者是指出版机构中的策划者运用大数据分析处理(包括内容大数据和用户大数据)而获得更为精准的策划方案,后者则是进而将这种作用力扩展到公众层面,在开放共享的大数据分析服务基础上逐渐形成具有系统自组织性的数字内容主题策划。

汕头大学出版社社长 胡开祥

大数据的核心功能之一就是预测。在电子书的内容推送上,大数据技术可以在准确把握社会发展趋势的前提下击中畅销书的“金矿”,并可以准确地将图书推送到真正需要它的读者手中。世界现在许多单纯依靠人类判断力的领域都会被计算机系统所改变甚至取代。

多看科技副总裁 胡晓东

出版者在大数据系统支撑下,有效把握读者需求,以自己的专业能力影响、引导着人们的兴趣与思维导向,他们通过自己的创意去凝聚知识、提炼思想。因此,“小、快、专、灵”的专业内容工作室将成为主要的出版组织形态,未来的出版社可能由流程化职能为核心转向基于专业能力的工作室群体。

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社长、同方知网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明亮

在大数据影响下,未来数字阅读将实现从书本、文献阅读向知识要素阅读的重要转变。通过对出版内容、读者多元需求的深入了解和把握,一个个高度浓缩的知识要素将与互联网读者的知识需求紧密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大数据研究与学习的国际平台,实现读者、作者的直接交流,推动整个产业向知识服务型数字出版转型。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 王勤

我们原来读的是单纯的事件,但在大数据环境下,事件背后的历史等有价值的资源逐渐显现,这样的阅读就是深阅读,由一个知识点到知识团,形成主题,然后是专题,再到社区阅读、协同阅读,从而黏住读者,引导、培育读者阅读优质内容的习惯。

猜想1

出版社转向数据内容服务

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社长、同方知网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明亮表示,大数据时代,出版社将从出版图书变为出版数据。大数据帮助出版社解决问题,为读者提供更专业的服务。王明亮认为,从出版角度来看,若出版者非研究者,在面对很多需要回答的专业问题时,往往难以确定选题,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出版。对于传统出版方式下出版者和作者都无法解决的问题,需要通过大数据的方式将海量资料提供给人们作为研究的素材,为深入的研究提供工具。具体做法是,出版者进行二次研究,甚至成立专门的大数据研究所。以统计数据库为例,就是研究如何将它做成大数据产品,并为特定的问题设定特定的数据指标,以求找到问题的答案。

在出版环节,出版者则需要放弃以往单纯以内容增值为目标的二次出版模式,强调在真正理解内容的基础上,修订、补充、追加知识,深入挖掘各种用户和读者研究和学习的需求,并把出版看成是对读者提供知识服务的过程。

对于出版社在大数据时代角色的转变,多看科技副总裁胡晓东也表示,出版者在大数据系统支撑下,有效把握读者需求,以自己的专业能力影响、引导着人们的兴趣与思维导向,他们通过自己的创意去凝聚知识、提炼思想。因此,“小、快、专、灵”的专业内容工作室将成为主要的出版组织形态,未来的出版社可能由流程化职能为核心转向基于专业能力的工作室群体。

中国传媒大学新媒体研究院副院长曹三省谈到,如果具备大量用户数据的分析能力,出版机构将能够在大数据时代提供用户体验良好的数字内容服务,出版机构在数据汇聚、分析、处理能力上的普遍提升也将是一种不可避免的总体趋势。

猜想2

读者行为影响内容走向

胡晓东认为,在大数据系统下,很多以前被忽略的“小众需求”也具备了商业价值,这将带来内容产业新的繁荣,也促使内容生产者向更为专业、灵活化的方向发展。

庞大的互联网用户每分每秒都在产生大量的数据信息,如何利用这些数据,利用这些普通用户生产出来的内容更显得尤为重要。对此,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王勤表示,大数据环境下,用户产生资源,应该是受市场驱动,阅读行为引领,关键在于如何聚合优质资源。所谓的优质资源可能不再是出版物,不是意见领袖写的东西,可能是来自“草根”创作的有瑕疵的东西。如何把这些资源提纯,并形成优质的内容是编辑需要加工的地方。

“大数据环境下,读者阅读优质资源的相应系统应该有三个功能:想到就有、需要就读、读就能懂,做到这些,内容资源就是真正被消费了。”王勤这样描述未来内容产业的走向。他表示,按照“草根”阅读需求,把这些内容从一般性资源变成优质资源,将传统的编、印、发模式变为利用数字出版技术、信息技术、知识挖掘技术、大数据分析技术,从而快速完成资源的进化,实现知识的提纯,内容的关联,资料的拓展和链接。

用户行为对于电子书内容产业发展带来的另一个影响体现在选题策划。对此,曹三省认为,大数据用于电子书的选题策划能够呈现出阶段性的1.0特征和2.0特征,前者是指出版机构中的策划者运用大数据分析处理(包括内容大数据和用户大数据)而获得更为精准的策划方案,后者则是进而将这种作用力扩展到公众层面,在开放共享的大数据分析服务基础上逐渐形成具有系统自组织性的数字内容主题策划。

猜想3

预测读者喜好实现精准推送

在汕头大学出版社社长胡开祥看来,“大数据的核心功能之一就是预测”。大数据技术能让机器像人一样思考。它通过把数学算法运用到海量的数据分析上来预测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在数字阅读领域,用户在阅读终端的所有行为,包括什么时间,在哪儿,看了哪本书的哪一页,甚至每一页的停留时间等信息,都可通过大数据技术精准获取,这样就可以掌握读者的阅读行为趋势和偏好,而这也是出版社需要掌握的最重要的资源之一。

“数字出版将凭借大数据技术,将各类数据进行有效处理、精准编辑后,形成为不同阅读目的服务的个性化、多样态的出版物。在电子书的内容推送上,大数据技术可以在准确把握社会发展趋势的前提下击中畅销书的‘金矿’,并可以准确地将图书推送到真正需要它的读者手中。”胡开祥说,“世界现在许多单纯依靠人类判断力的领域都会被计算机系统所改变甚至取代。大数据可以发挥作用的领域远远不止知识导航和交友,还有更多更复杂的任务。比如亚马逊可以帮读者推荐想要的书;谷歌可以为关联网站排序;脸谱知道我们的喜好,LinkedIn可以猜出我们认识谁,Farecast系统可以预测机票的价格趋势。”也正因此,数字出版领域的大数据技术应用未来还将大有可为。

王明亮也认为,通过对用户行为大数据的全面分析,出版社将能精准预测用户的知识需求,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按需出版与个性推送。

猜想4

专属内容智能定制

谈到大数据给读者带来的个性化内容定制,曹三省对其表示了肯定。他认为,虽然个性化是贯穿信息化主体过程的一个长久的期许和方向,但大数据技术将能够推动一种更为智慧的个性化服务的实现。“这种个性化是基于系统通过分析读者阅读行为、喜好,从而获得对用户需求的感知。每个读者获得专属于自己的书,就是这种个性化服务的一种典型体现。在技术意义上,这种模式是能够成为现实的。”

王勤也认为,大数据给出版业带来的最大变化在于从简单载体转为基于内容的服务。原来是B2C,现在是对每一个个体的服务。“针对个人的个性化阅读,是读者需要的,对其用处很大,那他一定会埋单。”大数据对于数字阅读内容的影响不止在于读者个性化的专属内容定制,还有经济效益的实现与深入的阅读引导。

读者一旦选择了这样只面向自己的,最有针对性、最具吸引力的阅读资源,这种优质、个性化的阅读资源就在最大程度上形成了付费的可能。王勤认为普通的大众化阅读难以收费,专业阅读则需要收费。

“还比如我们原来读的是单纯的事件,但在大数据环境下,事件背后的历史等有价值的资源逐渐显现,这样的阅读就是深阅读,由一个知识点到知识团,形成主题,然后是专题,再到社区阅读、协同阅读,从而黏住读者,引导、培育读者阅读优质内容的习惯。”王勤说。

胡晓东也认为,大数据对读者最大的好处是个性化需求得到满足,参与感、互动感得到增强,这些显然会大幅度提升读者阅读体验。

猜想5

数字阅读升级为 知识解决方案

目前,电子书仍然是数字出版产业内最典型的产品业态之一,未来,在大数据技术的加持下,数字出版产品形态还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王明亮认为,在大数据的影响下,生产模式上,数字出版将改变以往以书、文献等为单位的粗放型生产模式,转而形成以知识要素为单位的细粒度、数据化生产模式,强调科研全过程发表,新知识传播,跨学科、跨行业、多角度应用,以及多媒体展现。

在形式上,综合文字、图片、音视频、动画、软件模拟、数值模拟等多种形式的多媒体学习与研究产品,将为读者展现一幅幅立体化、可视化、动态化的知识地图,把读者的思维带进无限的知识空间和想象空间。

在内容上,未来数字阅读将实现从书本、文献阅读向知识要素阅读的重要转变。通过对出版内容、读者多元需求的深入了解和把握,一个个高度浓缩的知识要素将与互联网读者的知识需求紧密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大数据研究与学习的国际平台,实现读者、作者的直接交流,推动整个数字出版产业向知识服务型转变。

胡晓东也认为,大数据技术将带来新型的阅读形态与知识结构,并改变我们对书的定义。大数据技术将看似碎片化、信息冗余的内容通过大数据分析工具组织在一起,会让事物描述更为全面、精准而立体。这也使得作者、编者、读者全线打通,让一本书在众包模式下自我更新、自我成长。

曹三省表示,大数据将推动数字出版向精准化、知识驱动的方向持续演进。同时,利用大数据技术,也将进一步推动更为广阔的传媒版图中的媒介融合和新媒体发展,使得包括数字出版、数字影视、数字音乐等传媒领域因大数据趋势而更为紧密地走在一起。
 

上一篇:简政放权,从办文化转向管文化
下一篇:用未来阅读 开创阅读未来——少儿出版界探索数字化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