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斌杰理事长在中国出版协会六届一次常务理事会议上的讲话 - 领导讲话 - 中国出版协会
首页 > 新闻公告 > 协会动态 > 领导讲话 > > 柳斌杰理事长在中国出版协会六届一次常务理事会议上的讲话

柳斌杰理事长在中国出版协会六届一次常务理事会议上的讲话
来源:      2011-05-06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这次中国出版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主要完成了两个任务,一个是换届的工作,按照我们的章程,规范运作,今天按时进行了换届。第二是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版协的领导机构,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这项工作完成得很好,特别是在座的常务理事,都是长期在出版战线工作、成长起来的重要的骨干力量,这与大家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新的班子产生以后,摆在我们面前的工作和任务还是很多的,真正要把版协建设成能够代表行业的利益,促进行业发展,规范行业的运行这样一个行业性的组织,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我下边主要讲几点,供大家先研究,然后再做决定。

一、深化改革,转变职能

由于我们国家的整个经济体制发生了变化,出版业面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改革促进了出版产业的格局发生了变化,所以我们版协也进行了改革,把工作者的协会变成了出版业的协会。本来是要变更名称为“出版业协会”的,为什么没有加“业”呢?考虑到目前报业、期刊、印刷、发行各个环节上还有多个协会,如何处理与这些协会的关系,把行业统起来,恐怕需要有步骤地进行,所以协会名称没有加上“业”,叫做出版协会。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逐渐转变成为像大家非常熟悉的国际出版商协会那样的协会,我们实际上是个出版商协会。这个转变的过程也是一个改革的过程,工作者就是我们党的群众工作的一种习惯,我们党要把各行各业的群众联系在自己的周围,组成这样的工作者、那样的工作者的工会、青年、妇女、记者协会等,这是代表人的,作为党做群众工作的一个方面。行业的协会是市场经济的组织形式,完全不是一回事,是改革变化的产物。比如说朱镕基同志当总理的时候,撤销了九个行业的部,把九个行业的部变成了行业协会,这就是市场经济改革的产物。下一步随着我们的行业不断成熟,行业的协会还会不断增加,它代表了行业的利益,区别于政府的行政管理,也区别于党的群众组织,这仅仅是开了个头,以后还要继续深化改革。

改革的方向有三个,一个是要服务全局的工作,就是我们协会能够代表国家,对出版业的主要问题加强协调,政策建议,同国外合作,能够为大局服务,要逐渐具有这个功能。第二是要有服务发展的功能,成立协会的目的就是把分散的企业联系起来,使它成为社会、行业的力量,来推动发展,解决单个企业所不能解决的问题,克服单个企业所遇到的困难,要发挥这样促进发展的作用。所以,行业的政策、国家的政策对行业的影响、财政经济政策的变化等,要有每一个方面的代表来出来说话。就像我们跟美国打交道,美国政府来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呢?他是带着行业反应的意见来跟中国谈的,比如说软件的问题、盗版的问题,出版商协会就提了盗版的问题,美国国会就责成政府对这些问题跟中国来交涉,他是代表他的行业。这方面我们过去有个误解,认为党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就无所不包地代表大家的利益,这是不科学的。在社会主义阶段,利益是分层次的,是分成门类的。这个机制不健全,举个例子来说,税收政策的改革,当时我们的重点是古籍整理、少年儿童、科普等好几类的出版产品是免税、减税的。后来改革的时候减税的面扩大了,所有的出版物都享受了减税的政策,反而应该保护的行业的税收政策弱化了,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我们行业必然没有了代表。最近我们出版业发生了版权方面的问题,比如百度、谷歌的事情,我们出版业里没有人站出来说话,没人代表我们的利益,发言的是一个没有出版权的民营工作室的负责人,这种情况你们不觉得是很奇怪的事情吗?号称著名的出版社、出版人,甚至出版家,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出来代表我们行业来说话,这是非常不好的事情,这是一个行业弱势的表现。所以我们要有能够促进我们行业发展的政策,我们能够发挥协调、调整作用,这是必须要加强的一个方面。第三个方向是服务行业,我们建立协会的目的是为行业更好的服务,不是在企业上再加一个什么东西,搞得乱七八糟这样一个组织、那样一个组织,把企业忙得不可开交,这种局面本身不是我们的初衷,能够更好地为企业发展服务,使大家感觉到参加这个协会能够对发展有利、对工作有利。所以我们按照这个方向要进一步调整、改革版协的职能。而不是大家开完会就完了,版协就那么几个人,他们从自己的实际出发搞一点活动就算拉倒了,这对行业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们要这样的版协干什么用呢?

二、严肃行业自律,促进产业的发展

一个国家的发展,除了国家的法律以外,还要有行业自律的条约或者规则,这是必不可少的。比如说销售环节的杀价竞争,有时候打折打到一折、两折,总署出面干涉,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总署来管的,而应该是行业协会来管,在外国,市场上如果有一家企业扰乱市场,影响整个行业的秩序,行业协会自动会把它灭掉的,它生存不了的,我们这个行业协会就没有这个职责。现在大家碰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发行折扣越来越严重,出版人反而束手无策,我就觉得这是个很奇怪的问题,出版的产品,总发行权应该是在出版社。我顺便说一个问题,过去,我们设置了一个总发行的概念,是在新华书店统一的时候,在全国新华书店总经销。后来中国在世贸谈判的时候形成了总发行、批发零售,外国没有总发行,所以跟我们打官司的人很多都说你这个总发行这样、那样。实际上发行企业没有总发行,总发行的权限只能是在出版单位,因为是我出的产品,我愿意给你多少你就发行多少,别人不可能总发行。这一场和美国的官司,诉讼时我们败了,所以现在我们已经去掉了总发行这个概念,法律上现在已经没有总发行这个概念了,就是全世界通用的批发和零售。像这样的权限,出版社应该好好地利用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为什么在流通渠道搞得没有办法呢?行业协调不够、自律不够,你的折扣低,我比你还低,自相残杀、自相竞争,竞争倒不是说哪一家出版社受了损失,这个暂且不说,主要是损害了消费者的信心,有些人误以为出版行业黑得很,所以有人写书把它列为八大暴利行业之一。实际上出版社的人都知道现在已经是微利行业了,很多出版社的发行折扣一打,所得到的利润10%都不到,已经不成其为暴利了,但是社会为什么这样说呢,就是因为价格,没有一个行业来规范价格,他认为你一折也能出书,两折也能出书,三折也能出书,他就认为你的利润不知道是多少,损害了整个市场的信誉和消费者的信任。所以,行业内部的自律机制一定要建立起来,不能因为个别企业损害了整个行业的利益和大家的信誉,这种例子太多了。到国外看,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的出版商会协调定价,协调价格,会保持在一定的水平上,绝不会发展到损害出版商利益的程度。所以我们在这方面要加强严格的自律,从各个环节上建立合理的经营模式,取得合理的利润,指导这个产业能够可持续发展。而不能是亏老本,作为持续发展,这样的生意是不能做的。在促进发展方面,我们还有更多的办法为大家提供国际国内市场的平台,创造条件让大家利用好目前我们这个好的环境、好的政策,能够大发展,所以这方面的工作,我们要加大力度。因为在微观经营方面,是不允许政府插手的,所以我们在价格方面曾经进行了一些干预,但实际是受到了批评,不让政府插手经营,因为总的趋向是竞争越激烈,对消费者越有好处,所以不允许政府插手微观经营,但是行业协会是完全可以的。所以比较成熟的行业已经改变了这种情况,比如电视机市场开始竞争的时候,有两个企业一定就是杀价竞争,把价格降到赔本的程度也还在竞争,而现在电视机市场上就没有这种情况,因为它有一个价格联盟的协调机制,涨价时,大家都会协调涨价,能涨多少,降价时,大家协调降价,所以行业内部的自律加强了才能做到这点。中国市场经济建立得晚,这些基本的规则没有形成,一些人还在违背行业规则进行经营,实际上扰乱了秩序,损害了整个行业的利益,这是不利于发展的事情。我们到处说要保护行业,要保护行业能够有足够的力量持续发展,如果我们这一点做不到,可持续发展就谈不上。

三、代表行业,维护利益

从1986年开始,我们就争论社会组织要不要代表行业的利益问题。当时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利益是多元化的,它需要各种组织、各种阶层有不同的利益代表,在中国是共产党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不需要有组织。反过来大家又谈一个问题,既然共产党代表全体人民、各个阶层、各个行业的利益都能代表,那还要这些组织干什么用呢?还成立工青妇这些组织干什么用呢?后来争论的结果,是每一种社会组织必须首先要代表你的成员、你这个行业、你这个阶层的利益,如果你不代表他们的利益,你就没有生命力,就没有必要存在,这是一个重要的标准。所以后来各种组织都增加了这个内容,比如共青团,后来说的是党和青年群众联系的桥梁和纽带,另一个是共产主义的大学校,后来加了第三项,代表广大青年群众的利益。所以,各种社会组织,包括我们行业协会,一定要把代表行业利益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凡是违反社会的规则、制度、政策,其他行业损害我们行业利益的时候,我们能够成为一个代表,这样求得社会各种利益的平衡、协调。因为往往是一个方面制定政策的时候却损害了另外一个方面的利益,所以多方面的协调才能使社会的利益比较平衡、社会比较和谐,这在社会管理里也是必需的一个环节。所以我们突出地提出这一条,将来我们还要有专门的维护会员利益的机制,要有我们利益的代表参与司法过程,帮助大家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方面要加强。在国家讨论重大政策方针问题的时候,要代表我们行业的利益,要有行业的声音,现在从党和政府来说非常注意这一点,比如说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必须经过各个方面的代表大家一起讨论,那么你就充分反映你的利益,国家制定政策也吸收各个行业的人参加,这些代表行业维护利益方面,都是我们协会今后职能加强的一个重要方面。

四、面向国际,扩大交流

作为协会,既给党和政府更加方便的身份,也符合国际通行的规则,代表行业参与国际交流,参与我们的出版“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这要赋予协会更大的职责。将来,由政府出面,面向国际的竞争交流活动,将逐步地全部转移到协会去做,这样更符合国际运行的规则,更符合市场经济的需要,在这方面我们还要继续完善。比如对港澳台的出版交流,20年来就是依靠协会在第一线工作,如果政府做的话,会遇到各方面的阻力,困难重重,与国际市场也不接轨,你是政府走出去,人家是企业走出去,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在这方面要加强。下一步我们要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确定由版协主导的走向国际的名牌项目、名牌工程、名牌产品,由政府扶持,很好地发挥我们在市场的竞争的作用。

以上这四点就是我们近期在转变职能,向行业协会过渡方面要做的工作。希望在座的常务理事提出宝贵的意见,通过调查研究,提出加强这些方面工作的意见,而且要在一两年内有实质性的进展,不是空的、说说而已,而是要有具体的行动。

五、建章立制,民主办会

近期我们还要研究制定协会的运行制度,包括常务理事会议、理事会议和理事长办公会议,这些制度、规则要尽快建立起来,事、权、工作的范围要划分清楚。按照一定的民主程序进行科学的决策,坚决避免现在有一些协会,以协会的名义个人操纵,缺乏民主的程序,搞得乱七八糟,有些人一提协会就摇头,之所以搞得名声很臭,问题很多,就是缺乏一套民主办会的制度。我们版协一直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好的传统,要进一步完善民主办会的制度,吸引广大的会员、理事单位、常务理事单位共同参与办好协会。会议开完以后我们要着重在这方面建立一些制度,制度建立以后,有些不能集中讨论的,会发到大家手里倾听大家的意见,共同把它修改制定好。做什么事情我们都要把它做好,社会的舞台有大小,有的舞台大,有的舞台很小,这是不一样的,但是在舞台上演戏是一样的,站在大的舞台未必能演出好戏,小的舞台也不能排除它能演出精彩的节目。所以我们做任何事情不要计较这些,而要想着如何把事情做好,我们版协要在这个方面下工夫,把工作做好,在过去工作成绩、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能有一个新的气象。这样,我们这一届理事会的工作,在改革发展的重要阶段,就能对国家新闻出版业的繁荣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最后,我再讲一讲上午在大会上讲的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的问题。中央正在谋划召开六中全会的,六中全会的主题就是深化文化体制的改革,加快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这段时期我们正在确定文化改革的方针,全局发展的规划,制定整个文化政策的方向,最近组织调研组到16个省市调研,我带的一个组是调研两个省,已经调研了一个,另一个还没有进行。这段时间大家可以进一步思考研究这些问题,好好地把我们行业改革发展的经验、我们大家目前碰到的困难和问题,对未来发展的一些重大举措的建议,在中央在各地进行调研的过程中,可以把它反应出来,把我们碰到的问题、我们的所想,反映到党中央的重要决策上,这对我们行业将来的发展、以后若干年的发展,都会有重要的意义。所以大家千万不要失掉这个机会,要积极地参与,目前正在调研,下一步还要进一步征求意见,按照党中央确定的文化纲领、文化政策、文化建设的规划、文化发展的战略都要体现出来,这是党中央再一次研究文化工作,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在座的都是出版战线非常重要的骨干力量,在这个过程中,要更好地发挥作用。

      总体上来说,我们现在面对的形势非常好,是一个难得的发展的好机遇,一方面有改革、高新技术产生的动力,另一方面有党中央强有力的政策支持,能够把文化提到如此重要的地位上,这是我们建党以来很少有的。希望大家回去以后在这方面多研究,总署也尽量通过各种渠道反映大家的意见、要求、建议。只要我们这些经验、我们所提出的问题能够反映到全党工作的大局中去,能把它解决的战略、解决的办法就会多得多。现在到年底还有半年多的时间,我们要紧锣密鼓地做工作。

      同志们,我们这次代表大会已经胜利地完成了各项任务,我们第一次理事会也完成了议程,剩下的工作是和大家一起,再把版协的工作深化一步,开创一个新的局面。最后,祝大家工作顺利、身体健康!谢谢大家!

      现在我宣布,中国版协六届一次常务理事会议胜利闭幕!

 2011年5月6日

 
 

上一篇:民政部社团局副局长杨岳在中国出版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贺辞
下一篇:孙寿山副署长在中国出版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