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泰娱乐计划群 豪盛娱乐账号注册 豪胜娱乐账号被冻结 豪门娱乐赌博 财神娱乐赔率怎么样 贵族娱乐输了十多万 赌博网娱乐返点 九九开娱乐下载安装 九九开娱乐外挂 九九真人cs wbo娱乐 龙盛娱乐 三星娱乐 强龙娱乐 永利皇宫娱乐 菲博娱乐 11选5任选3中奖概率 上海11选5胆拖 奖规则 11选5前三直选奖金 广东11选5官网投注 传统出版迎接知识服务“春天” - 展会 - 中国出版协会
首页 > 展会 > > 传统出版迎接知识服务“春天”

传统出版迎接知识服务“春天”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18-01-12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本报记者 尹琨
    1月11日的北京,与室外严寒相对的是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展场内热火朝天的景象。在人流攒动的展场随手拿起一本书,印在封底的出版社官方微信二维码,已经基本成为标配。在今年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还发现许多图书在微信二维码的旁边,增加了网络增值内容的标识。不局限于纸书内容,而是为读者提供更为丰富的知识与多样化的服务。在出版业由高速到高质量发展的今天,向知识服务商转型,成为传统出版单位提质增效的重要手段。
    知识服务不局限于专业出版
    “我能体验一下这个VR(虚拟现实)设备吗?”来到人民卫生出版社展区,记者被一位观众的声音所吸引。他想体验的是人卫社推出的《人卫3D系统解剖学》VR版。带上VR眼镜,拿起手柄,体验者立刻进入了一个虚拟解剖实验室。体验者可以在这里全方位立体化地观察人体的组织结构和器官。这种身临其境的体验与近距离观察,为医学院学生提供了高效的学习手段。
    虽然VR和AR(增强现实)技术在专业出版领域知识服务产品中使用率较高,但记者在今年图书订货会上发现,以人民文学出版社为代表的大众出版领域,也开始积极探索技术变革,推出创新型数字产品。
    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展区,一套6本,装帧颇具古风色彩的《朗读者》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在这套书红色函套的底部,除了印有人民文学出版社官方微信之外,还印有“朗读者AR”的二维码。人民文学出版社数字出版与科技部主任赵晨向记者介绍,《朗读者》通过使用AR技术,让静态的图文书变成一部“可移动的活电视”。读者下载“朗读者AR”应用后,可通过扫描书中图片,观看近1000分钟的视频片段。
    “知识服务与专业出版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正如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副司长冯宏声在本届订货会期间举办的2018中国知识服务产业峰会上所言,知识服务的形态完全可以支撑教育出版、大众出版。传统出版单位要转换思维,把专业出版、教育出版、大众出版转换为需求方角度的专业市场、教育市场、大众市场,那么知识服务就可以多元化服务于各个产业。
    重要的是与用户站在一起
    无论是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印有“建工社微课程”二维码的《建筑工程管理与实务考前冲刺试卷》,还是商务印书馆《新华字典》双色本+APP套装,这些融合了知识服务、方便用户学习使用的传统出版物都成为出版社的重点展示产品。
    在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数字出版展示区,记者更是发现,包括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有声事业部打造的听书客户端“去听”、中华书局的《中华经典古籍库》、《三联生活周刊》出品的“中读APP”在内,超过一半的产品均与知识服务有关。在湛庐文化展区,定位为“思想者的声音图书馆”的“湛庐阅读”APP,同样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体验。
    “我们会不断为大家寻找更好的内容,也会帮助大家更好地阅读与思考。”这是湛庐文化董事长及创始人韩焱的目标。目前,湛庐文化加速把所出版的图书配上“湛庐阅读”里的“精读班”课程,寻找对图书有深刻理解的人作为领读官,采取每日定量阅读的形式,搭建图书内容与大众理解之间的桥梁,同时通过课后练习,让用户把书中的内容转化为自己的知识。韩焱表示,传统出版单位要改变以前服务用户的方式,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不止提供给用户知识,更要引发他们的探索欲望。
    知识服务的受众是用户,知识付费的购买者也是用户。“在做知识服务的过程中,要让用户感到我们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机构,而是真正需要他参与到我们的发展中来。”“得到”APP、逻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脱不花在2018中国知识服务产业峰会上的分享,或许可以给传统出版单位以启示。在她看来,“得到”APP的发展是不断被用户重塑的过程。而之所以能拥有大量忠实用户,就在于通过对产品严格的质量控制,“得到”APP所提供的知识服务已经成为用户之间交流的媒介,不仅服务了用户的知识需求,还服务了他的精神需求与社交需求。
    机会在于向纵深领域切入
    分析知识服务在过去一年的表现,知识专家方军认为,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内容简单、不够深入。“纵深是2018年知识服务发展趋势的关键词之一。”方军表示,今年知识服务的热点将从个人成长扩展到少儿教育、职业技能、互联网科技、商业管理、文化艺术等领域及细分垂直行业。比如百道网针对出版发行行业的知识服务平台推出的“百道学习”,就是这样的类型。
    这也意味着,虽然目前知识服务领域由包括“得到”“分答”“蜻蜓FM”等互联网企业领跑,但在知识的细分领域,传统出版单位或拥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冯宏声表示,传统出版单位可以从重量级的专业知识服务切入,面向专业化机构提供知识解决方案,同时拓展大众知识服务,这也是传统出版单位涉足知识服务的机会所在。
    事实上,传统出版单位转型知识服务商,存在着互联网企业所不具备的优势。千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朱峻修告诉记者,传统出版社拥有的作者资源使得每本书都是才华的演绎;通过图书积累起的读者,每个人都是知识付费的精准用户;图书的编辑和策划者,每个人都是知识付费的项目制作人。为此他建议传统出版单位全程参与知识付费产品的打造,实现图书产品知识付费化,同时与C端(面向用户)的知识服务平台或流量平台进行深度合作,建立知识付费产品品牌。
    走出展场,记者深切感受到,北京图书订货会不仅可以看样订货,还是信息交流、技术展示的平台。相信在接下来的几天,传统出版单位围绕知识服务的探讨还将继续……




上一篇:“红沙发”访谈亮相北京图书订货会
下一篇:“红沙发”访谈在北京图书订货会开讲